核心期刊咨詢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文 > 經濟管理論文 > 正確且全面看待當前的穩投資政策

正確且全面看待當前的穩投資政策

來源: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經濟管理論文時間:2019-05-30 09:5812

  2018年下半年以來,在我國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的情況下,黨中央、國務院審時度勢,發揮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作用,及時出臺穩投資政策,促進了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止跌回升和宏觀經濟的平穩運行。但與此同時,社會上也出現了一些擔憂和疑慮,有的甚至把穩投資政策貼上“新4萬億”的標簽,認為這是在搞新一輪的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我們認為,這是對穩投資政策的片面理解。

投資管理論文

  穩投資是應變而為的重要舉措

  穩投資政策是在我國經濟運行出現新變化、經濟發展面臨新要求的背景下產生的。一方面,當前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尤其是投資增速過快下滑對穩投資提出了迫切需要;另一方面,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對加強補短板、強弱項投資提出了新的需求。

  穩投資是有效遏制投資需求過快下降的需要。投資、消費、出口的均衡增長是保持國民經濟平穩運行的重要保障,但2018年以來,在消費、出口增長相對穩定的情況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卻逐月回落,尤其是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出現大幅下跌,對經濟平穩運行和市場預期形成較大干擾。穩投資政策的及時出臺可以有效扭轉投資增速持續下行的局面,去年四季度整體投資和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同步提升就是政策效果的顯現。

  穩投資是即時保障穩增長穩就業的需要。無論是學術界,還是經濟界,大家仍然普遍認為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保持經濟的合理增速,是解決一切矛盾和問題的前提和保證,也是保就業、保民生的重要保障。而投資作為內需中的快變量,對穩增長穩就業效應是即時顯效的。在投資項目的建設過程中,將產生對建筑材料、設備工器具以及勞動的中間需求,直接拉動經濟增長和就業增加。

  穩投資是優化供給結構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需要。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時代轉向高質量發展時代,社會的主要矛盾也已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這種發展階段和主要矛盾的轉變都要求我們必須保持一個合理穩定的投資增速,從而既優化存量供給結構,也補齊不平衡不充分的短板。這次穩投資就牢牢抓住了經濟社會補短板、強弱項這個牛鼻子,重點推進制造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信息基礎設施、城鄉基礎設施、重大基礎設施(能源交通水利等)、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等投資項目,提升供給質量、優化供給結構,促進國民經濟生產、流通、分配、消費和擴大再生產良性循環。

  穩投資是助力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需要。我國是一個擁有近14億人口的大國,國內消費市場擴容潛力巨大,居民消費向中高端商品消費、服務消費升級的趨勢明顯。但是,當前中西部地區現代物流體系還不健全,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不足,教育、育幼、養老、醫療、文化、旅游等服務業發展相對滯后,這些短板都對居民消費的轉型升級形成了較大制約。通過穩投資加強消費領域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加快中西部地區、農村地區現代流通、信息網絡、民生和公共服務等消費基礎設施建設,可以改善提升消費環境,積極拓展消費新增長點,充分釋放消費潛力,進一步發展壯大國內市場。

  當前穩投資具備現實可行性

  穩投資政策不僅具有客觀必要性,而且從基礎條件、政策操作、資本存量看,也仍有積極可為的空間。

  我國儲蓄率水平一直較高。高儲蓄水平為投資提供了充沛的資金供給,投資增長主要依靠國內儲蓄的支撐,并未過度積累外債,投資增長較為健康。2016年,我國儲蓄率高達45.7%,明顯高于主要經濟體。

  積極的財政政策仍有發力空間。多年來我國財政赤字率一直控制在3%以內,特別是2018年我國主動收縮財政赤字率,為2019年適當提高赤字率創造了有利環境。政府債務規模安全可控,2017年全國政府負債率、債務率分別為36.5%和127.9%,均低于國際通用的控制標準參考值(60%、150%)。

  穩健的貨幣政策有條件實施逆周期調節。我國存款準備金率、基準利率、公開市場操作等貨幣政策工具都還有調整空間,定向降準,增加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等將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幾家抬”的政策合力將進一步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綜合運用信貸、債券、股權“三支箭”,一方面可以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紓困,另一方面也可以進一步促進民間投資。

  我國發展現階段投資需求潛力仍然巨大。我國民生領域的公共產品與服務設施不足,人均公共設施資本存量僅為西歐國家的38%、北美國家的23%。賓大世界的數據顯示,我國人均資本存量還不到美英德日等發達國家的1/3,人力資本指數也相對偏低。資本存量上的明顯差距,表明我國在保持投資強度、蓄積資本存量上還有較大的空間。

  這輪穩投資指向明確、精準作為,決不是大水漫灌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的穩投資政策具有“宏觀穩健”、“精準作為”和“綜合普惠”三個明顯特征,既不是新一輪的強刺激,更不是大水漫灌。

  穩投資政策的支持方向是精準的。此輪穩投資政策,其“調結構、強弱項”的風格十分清晰,精準滴灌支持供給側的短板,不會導致新一輪的產能過剩,不是所謂的“大水漫灌”。在制造業領域,精準支持重大技術裝備攻關、傳統產業改造提升、培育壯大新動能等投資項目。在基礎設施領域,精準支持易地扶貧搬遷、“三農”建設、城際交通、物流、能源、信息網絡、節能環保和生態建設等投資項目。在房地產領域,精準支持保障性安居工程,重點改造老城區內臟亂差的棚戶區和國有工礦區、林區、墾區棚戶區,加快推進租賃住房建設。在社會民生領域,精準支持教育、醫療、健康、養老、文體等公共服務投資項目。

  穩投資政策的支持對象是普惠的。此輪穩投資政策注重全社會投資的協同并進,而不只是政府投資的單兵突進。在宏觀經濟學理論中,政府投資對民間投資的擠出效應常被視為投資逆周期調節政策的副產品。此輪穩投資政策高度重視改善投資環境,激發民間投資活力,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進一步深化投資領域“放管服”改革,大幅度壓減項目審批時間。全面放寬市場準入,向民間資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業潛力大、投資回報機制明確的項目,積極支持民間資本控股。推出多輪普惠性和結構性減稅降費,增強民營企業的獲得感。針對性地解決民間資本不能投、不愿投、不敢投、不知往哪投等問題。全社會投資協同并進的形勢喜人,2018年1-12月,民間投資延續了向好態勢,增長8.7%,高出同期整體投資增速2.8個百分點。

  穩投資政策的支持環境是穩健的。當前宏觀經濟政策的大環境是穩健的,而不是擴張的,這就決定了此輪穩投資政策只能是穩健的。2012年以來,我國一直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在貨幣政策方面,貨幣供給總閘門得到了很好的調節,2018年末廣義貨幣M2增速為8.1%,低于同期GDP名義增速。定向調控特征更加明顯,多次運用定向降準工具,深化對民營、小微企業等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持。在財政政策方面,更加注重通過減稅降負的形式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同時顯著強化了對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管理力度,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舉債投資行為得到明顯收斂。

  需要強調的是,為確保穩投資政策的精準作為,必須切實加強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以及房地產政策之間的協同,強化政策約束,守住“三個不放松”:一是守住地方政府債務規范管理不放松,嚴防各級地方政府在穩投資中形成新的無序擴張;二是守住金融嚴監管不放松,嚴禁資金在金融體系內部空轉、“脫實向虛”積聚金融風險;三是守住房地產市場調控不放松,堅決遏制房價過快上漲,嚴禁資金違規流入樓市。

  推薦閱讀:《中國科技投資》(旬刊)創刊于2002年,郵發代碼:82-979,由中國信息協會主辦。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流程

經濟管理論文發表流程-核心期刊咨詢網
城市管理論文發表咨詢電話:400-6800-558

相關論文閱讀

期刊論文問答區

經濟優質期刊

省級期刊、國家級期刊、核心級期刊快速發表,經濟管理論文發表就找核心期刊咨詢網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薦